更全的杂志信息网

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

更新时间:2009-03-28

自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46号)出台以来,体育受到国家越来越多的关注与扶持。体育场馆服务业是体育产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体育服务的核心内容,可有效带动竞赛表演、健身休闲、体育培训、体育销售等业态的综合发展。体育场馆运营机构通过依托场馆资源,为大众开展提供体育服务,又被称为体育场馆服务业。本文将按照2015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国家体育产业统计分类》中第四大类“体育场馆服务”的统计范畴(含大型体育场馆及中小型体育场地),结合湖北省体育产业历年统计数据,研究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发展现状,并针对其中存在问题进行总结、提出建议,希望可以为湖北省未来场馆服务业发展提供借鉴经验和理论支持。

1 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现状分析

1.1 湖北省场馆服务业整体规模

近年来随着黄石市奥体中心、武汉旋风球场、城市主场等一系列体育场馆的投资建设,场馆建筑业势头强劲,与此同时场馆服务业依托场馆资源也得以发展。据全国体育产业专项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湖北省体育服务业总产出为322.58亿元,占本省体育产业总产出的44.86%。在体育服务业中,体育场馆服务业总产出达到12.54亿元,增加值为8.13亿元,占体育服务业总产出的3.89%,占全省体育产业总产出的1.74%[1]。2016年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总产出增加值均保持增长。现将全国体育场馆服务业统计数据与湖北省数据进行整理统计,如下表1所示:

Aventador SVJ限量版车型以SVJ 63命名,以纪念兰博基尼汽车的成立年份—1963年,该车全球仅限量生产63台。Aventador SVJ 63搭载了拥有全新升级进气口和气流通道设计的ALA 2.0系统,极尽撷取有关最高速度、极致动感和卓越空气动力学设计的每份灵感。强大的V12自然吸气发动机,在最高转速8500转/分时能够爆发出770马力。配合四轮驱动、四轮转向系统,特别配置和大量碳纤维材质,Aventador SVJ 63将超级跑车的定义提升至全新高度。

 

表1 体育场馆服务业核心指标统计表:

  

增加值占比(%)全国体育场馆服务类别 年份(年) 总产出(亿元)增加值(亿元)总产出占比(%)2015 2016 856.2 1 072.1 458.1 567.6 5.0 5.5 8.3 8.8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2011 2015 2016 2.16 12.54 13.69 1.40 8.13 8.89 0.82 1.74 1.56 1.12 2.50 2.18

从表1可知,2011年以来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逐步发展,但整体处于初级阶段,且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1.2 湖北省场馆服务业从业机构

我国大型体育场馆多由事业单位运营,企业运营较少,同时在企业运营的场馆中国有企业占比较大,其他性质的有限责任公司或私营企业占额较少[2]。据2016年产业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湖北省体育场馆(含大型体育场馆及中小型全民健身场馆)法人机构81家,其中事业单位会计制度52家,民办非企业单位场馆2家,企业会计制度27家;到2016年湖北省体育场馆法人机构增长到105家,其中事业单位会计制度58家,企业会计制度43家,民办非企业单位场馆4家。从中明显看出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市场机构数量逐步增加,且多以企业为主。将湖北2016年产业调查中04大类下0410体育场馆服务中类,按会计制度类型进行统计数据对比,如表2所示:

 

表2 不同会计制度类型场馆指标统计表

  

执行会计制度 企业会计制度行政、事业会计制度 总数单位数(个)结构(%)总产值(万元)平均产值(万元)增加值(万元)平均增加值(万元)27 33.33 12 480.08 462.23 8 882.08 328.97 52 64.20 22 524.00 433.15 14 444.64 277.78其他会计制度2 2.47 95.7 47.85 61.37 30.69 81 100 35 099.78--23 388.09--

由统计数据可知,执行企业单位会计制度的场馆服务企业年平均产值和增加值大于执行行政事业单位会计制度和执行其他会计制度的场馆单位。

1.3 湖北省场馆服务业服务内容

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整体呈现出场馆资源总量不足和现有资源有效供给不足共存的局面。据六普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湖北省共拥有体育场地79 347个,场地面积74 736 961.23m2,人均场地面积 1.29m2[4],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场馆资源总量不足。在现有场地中,教育系统内场地比重较高,个数29 583个,面积42 554 781.44m2,分别占总场地个数和总场地面积的37.28%和56.94%。而教育系统内场地多属学校固定资产的一部分,主要用于课程教学及满足学生日常锻炼需求,受安全责任风险、维修管理费用、事业单位收支机制等多重因素影响,难以向社会开放。在2013年六普检查时,仅有31.95%的学校场地能实现开放或部分时段对外开放。同时大型体育场馆虽全部实现对社会开放,但受规划选址、功能定位、建筑设计等因素影响,场馆资源长期处于低利用状态,在全国大型体育馆中,体育场地面积仅占体育馆建筑面积的10%左右,体育馆90%左右的面积是各种功能用房和附属设施以及看台下空间等[5],现有资源有效供给不足。

1.4 湖北省场馆服务业运营状况

当今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改变必须通过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对体育产品和服务的供给,来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多样化、多层次体育消费需求。浙江省慈溪市推出“共享操场”的理念,即学校场馆白天用于学校教学,早晚及寒暑假、节假日对社会开放,通过政府专项财政补助外,采用实名制办卡的方法免费对社会开放场地,市民若参与项目培训,由政府统一按远低于市场价格的标准收取一定费用[10]。既解决了学校面对日常教学任务、安全责任、消耗费用等方面的困难,又满足群众健身需求,提高了场地利用率。在针对大型场馆时,可通过对余裕空间的改造利用来提高场馆使用率。

2 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2.1 场馆资源不足且闲置问题明显

湖北省大型体育场馆的服务对象由传统的面向各级优秀运动队的运动训练、安排政府机关的文体活动,逐步转变为面向群众的健身开放。在针对大型体育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检查时发现,2013年湖北省45家大型场馆对外进行低、免开放,全年低收费接待人数达到88万人次以上、免费接待人数达到431万人次以上、举办大型公益体育赛事542场。2014年该45家场馆全年低、免接待人次分别增加到达122万和524万,举办公益赛事增加到645场。场馆服务内容及服务时长逐步增长。

九一八以后,帝国主义的炮火打碎了中国的和平,狂飙的时代撼着整个远东,惊破了沉醉的梦魂,太平洋的潮流和群众的呐喊一致地怒吼了,戏剧底责任,是负有严重性的宣传,在这垂危的国难期间,它当然不能再落后了,所以复活后的戏剧,剧社像雨后春笋一般成立,完成一条坚固的阵线。

2.2 市场主体发展束缚大

以自主运营为主的单一模式,在组织专业赛事、文艺演出时由于缺乏专业人才、经验缺失以及宣传力度不足等原因,造成专业化程度不高,群众满意度低。安保、保洁等专项服务运转时易造成服务运营成本高、机构冗员严重。且以房屋场地租赁作为主要盈利手段的运营难以保证场馆运营效益最大化,易造成资源浪费,不利于场馆长期发展。对比2013-2014年大型体育场馆低免开放检查工作数据,湖北省45家大型场馆中仅有15.5%的场馆营业收入呈现明显增长,近40%的场馆营业收入为零增长或负增长。

2.3 场馆服务内容不足与缺失

近年来,我国各地区为了促进林业的发展,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都在不同程度上开展了林下经济活动。目前,在诸多因素的制约下,林下经济效益呈现出明显不足的现象。在此背景下,本文主要以我国南方集体林区为例,分析该区林下经济的发展情况,并深入探讨影响林下经济效益的因素。

阮列敏补充道,“目前,我们已经派遣了两位医生前往英国进修,还有两位全科医生前往交流;他们也派遣了四五位医生到宁波调研,将来会合作完成一份中国全科医生培训模式的报告”。

2.4 运营模式单一、盈利负担较重

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市场主体发展薄弱,数量少、规模小且发展束缚较大。在2016年产业调查中,湖北省81家场馆运营法人机构中66.7%为行政事业单位,33.33%为社会力量运营的企业单位,大量体育场馆(地)未成立独立的法人机构参与场馆运营。行政事业单位场馆,享有优惠的税收政策、较低的资产负债率和较高的经费补贴[6],但因受行政事业单位管理体制和机制等束缚,场馆运营积极性欠佳,易造成场馆资源分配不公、服务品质下降等问题;企业单位场馆拥有决策自主权、人事自主权和较为宽松的薪酬分配制度,但大多数场馆需承担较重的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水电使用费用、场地维修损耗费用等,且社会力量运营的公共体育场馆还需要提供公共体育服务,兼顾公益和收益,场馆运营压力大。

3 湖北省体育场馆发展对策

3.1 落实场馆经营权改革

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所属的体育场馆,通过引入社会资本和现代公司化运营机制等,推广“所有权属于国有,经营权属于公司”的分离改革模式[8]。场馆运营改革的核心是经营权改革,目的是通过引入市场机制破解或消除现行场馆事业单位管理的体制机制障碍,提升场馆公共服务供给能力和水平,发挥市场主体活力[9]。在场馆经营权改革中,既要通过市场竞争机制激励场馆运营机构努力提高场馆利用率、提升体育服务水平,发挥企业在场馆运营方面的能力、活力、资源以及资本等方面的专业优势。同时,也要充分认识不同市场主体的优势,发挥现有行政事业单位类型场馆在全民健身、竞技体育等方面的优势。充分理解场馆的经营权改革是在政府引导下、政府监管中,是政府主导的与社会力量合作,通过企业和市场力量来提高场馆的公共体育服务水平和质量,避免场馆盲目追求经济效益忽略社会效益。

湖北省体育场馆服务业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多数大型场馆仅可满足场地设施对外开放,服务内容较为单一。对于群众迫切需要的体育培训、健身指导、技术陪练等体育内容服务,以及参与体育所需的餐饮、休闲、娱乐等配套服务,多数场馆运营机构并未涉及。而在面对消费者提供服务时,场馆运营机构难以做到市场细分,通常简单的将场馆服务同质化,忽略消费受众的差异性,不能根据消费者需求提供个性化服务。以纽约洋基棒球场为例,球场虽然号称美国历史上造价最昂贵的球场,但却为球迷提供不同档次的服务内容,既有高档餐厅,也有8美元一杯的啤酒,甚至还有中餐饺子[7]。湖北省场馆服务业服务内容不足,且没有围绕体育形成有竞争力的产品链,无法产生集约效应。

3.2 提高现有场馆利用效率

目前我国多数场馆的经营管理模式以自主经营为主,仅对其中的部分经营项目采用租赁、承包和合作(资)经营与委托经营等方式[3]。2013年六普统计湖北省体育场馆(地)中自主运营比重高达98.97%,仅有0.72%为委托运营、0.31%是合作运营[4]。场馆运营收入主要以房租出租和场地租赁为主。

广州地铁A2型车辆客室车门为外挂门,车辆在正线或在弯道处变速运行时,若车门密封性不好,车门处容易产生刺耳的啸叫声(即口哨声),因此保证车门与车体之间良好的密封性显得尤为重要。据统计,广州地铁A2型车辆在正线运行时,平均每月发生车门啸叫问题约6件,严重影响了乘客乘车的舒适度。

3.3 扩大场馆存量资源

目前,我国大型体育馆都建在远离城市居民的中心区外,而贴近城市居民身边的、小型的、利用高的公共体育场馆往往不受重视,大型体育赛事需求的大型场馆与全民健身需要的中小型场馆之间的结构失衡严重[11]。建议兴建以全民健身为主的各类高利用性体育场馆,鼓励场馆运营机构参与场馆规划设计,实现场馆建设运营一体化,避免因前期设计不合理造成后期运营困难。同时,鼓励场馆经营者通过依托现有场馆资源成立独立的体育场馆运营法人机构,增加现有场馆服务机构数量,扩大体育场馆服务业市场主体规模。

3.4 增加场馆服务内容

场馆运营本质是在恒定的空间和时间内,让更多的人享受更好的体育服务。无论是观赏性体育服务还是体验性体育服务,场馆运营的首要任务都是要让更多的人可以参与到体育中。因此建议通过开展各式各样的竞赛表演、健身休闲、技能培训、教练培养等服务,让越来越大的人来到体育馆;然后通过提升服务质量和水平,增加配套餐饮、娱乐服务,来提高人们参与体育积极性,培育人们热爱体育,进行体育消费的观念,从而让消费者留在体育馆。达到逐步提升场馆效益,实现资产保值和以馆养馆的效果。同时,建议场馆与教育系统、学校展开合作,开展青少年康体活动,让体育场馆真正成为体育人口的孵化器、体育消费的助推器[12]

3.5 优化场馆运营模式

体育场馆的运营模式不是标准固定的,而是根据场馆所在地经济政治发展水平及群众需求,考虑场馆的器材设施、专业化水平、服务质量、区域影响力和行业发展规律等众多因素,采取最优运营方案,实现场馆、资金、人才与市场的有机统一[13]。以上海宝山体育中心为例,场馆实行多种模式的差异化管理,从而达到场馆的高效运营。体育中心的核心资源——篮球主馆,采用自主经营的模式;管理专业程度较高、管理服务人员要求较多的游泳馆、健身房,公司采用委托经营模式;文体结合、商业价值较大的宝山国际影城,公司采用出租经营模式,收费为“保底租金+票房分成”;而对于符合未来发展趋势、不成熟但具有极强生命力的新兴运营模块——酷乐网球生活天地、青青子田知行馆,公司采用合作经营模式。

3.6 合理定位场馆发展

湖北省场馆服务机构在针对不同层次的场馆应有因馆制宜,做出正确的发展定位。县区级体育场馆、全民健身场馆、各类小型体育场馆,难以举办省级、国家级重大赛事和大型文艺演出活动,因此在运营中应该将发展定位于全民健身服务上,以提供体验性、参与性体育活动为主,从而更好地带动本地区群众健身服务,丰富大众文体生活;大型、特大型体育场馆,在提供公共服务时,应以提供观赏性体育活动为主,追求高效性、智能化成为其未来发展目标。将体育场馆与互联网、与智能设备相结合,打造智慧科技场馆,通过兴办体育赛事、举办文艺演出,营造强烈现场体验和娱乐氛围,最大限度给予参与者试听满足感。

3.7 大力实施“体育+”,促进产业融合

场馆运营内容产业是指大型场馆为社会提供以大型文体活动为核心产品和服务的活动,以及与这些有关联的活动的集合[14]。即“以体为主、多种经营”,并不是单纯的做本体产业。以美国为例,美国职业赛事商业化程度极高,每年体育赛事活动层出不断,但在美国体育场馆单依靠举办赛事活动也难以让其得以充分利用。美国体育场馆的收入来源除了组织体育比赛开展休闲健身体育培训等本体活动外,还有大量的广告赞助特许商品餐饮服务等收入,其中餐饮服务可以达到3成以上[15]。江苏省提出体育服务综合体是在一定空间范围内,以体育大中型设施为基础,坚持存量资源功能拓展延伸和增量资源业态融合,突出体育服务的主要功能,融健康、旅游、文化、休闲、商贸等多种服务功能于一体的,业态融合互动、功能复合多元、运行高效集约的体育产业聚集区和城市功能区[16]。中体产业也提出体育场馆生态链模式的概念,鼓励场馆在坚持运营为本的理念,为体育场馆施舍提供项目咨询、体育场馆设计、融资建设、建设管理和运营管理的一站式专业服务。湖北省应顺应场馆服务业发展浪潮,鼓励场馆做大做强本体产业,并积极与医疗健康、旅游休闲等其它业态融合,以场馆自身的集聚、带动效应,逐步形成区域性体育服务综合体乃至城市服务综合体。

参考文献:

[1] 2015年度湖北省体育产业专项调查数据分析报告[R].武汉:湖北省体育局,2016.

[2] 陈元欣,刘 倩.我国大型体育场馆运营管理现状与发展研究[J].体育成人教育学刊,2015,31(6):23-31.

[3] 陈元欣.我国体育场馆业发展态势[J].环球体育市场,2010(02):11-13.

[4] 湖北省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R].武汉:湖北省体育局,2014.

[5] 陈元欣.后奥运时期大型体育场馆市场化运营研究[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13.

[6] 陈元欣,王 健.我国不同性质体育场(馆)运营状况的财务比较分析[J].体育科学,2011,31(5):20-26.

[7] 陈元欣.国外体育场馆运营案例集锦[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

[8] 发改综合(2016)832号.关于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的行动方案[S].2016-05-25.

[9] 陈元欣,王 健.大型体育场(馆)运营管理企业化改革研究[J].体育科学,2015,35(10):17-24.

[10] 共享操场,在慈溪叫好又叫座[EB/OL].http://sports.sina.com.cn,2017-04-21.

[11]黄义军,任保国.我国城市体育场馆服务全民健身存在问题及发展策略研究[J].西安体育学院学报,2015,32(5):539-547.

[12]何于苗,陈元欣,滕苗苗,等.国外体育场馆建设与经济发展研究综述[J].湖北体育科技,2017,36(02):110-114.

[13]雷 厉,肖淑红,付 群,等.我国大型体育场馆运营管理:模式选择与路径安排[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3,36(10):10-15.

[14]陈元欣,姬 庆.大型体育场馆运营内容产业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15,27(6):483-487.

[15]中美体育产业对比研究:梦想照进现实,美国体育商业变现路径重现[EB/OL].http://finance.sina.com.cn,2016-04-01.

[16]苏体经(2017)6号.省体育局关于加快体育服务综合体建设的指导意见[S].2017-05-04.

 
高枫,陈元欣
《湖北体育科技》 2018年第04期
《湖北体育科技》2018年第04期文献

服务严谨可靠 7×14小时在线支持 支持宝特邀商家 不满意退款

本站非杂志社官网,上千家国家级期刊、省级期刊、北大核心、南大核心、专业的职称论文发表网站。
职称论文发表、杂志论文发表、期刊征稿、期刊投稿,论文发表指导正规机构。是您首选最可靠,最快速的期刊论文发表网站。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